近段时间,山西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过千”爆表引发高度关注。9日,临汾市环保局官方网站针对公众关心的问题,给出了回应。10日,记者查询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空气质量实时发布平台,临汾二氧化硫的浓度已大幅下降,但在网络上,质疑之声仍未平息。质疑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政府信息发布迟缓。此事最早引起关注,并不是通过官方的信息平台发布,而是一名研究者在社交网络上曝光的。对市民健康如此重要的信息,当地环保部门却没有发布提醒,难免引人不满。二是对污染源给不出有说服力的结论。临汾环保局回应中称,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成以上。这个结论,很多人表示“不信”,可由于现有的源解析还是2013年做的,并且不是针对二氧化硫,官方也拿不出有力依据回应质疑。其实,面对空气重污染,临汾并非毫无作为,采取了市区重点区域散煤整治、改造和关停焦化企业、纯电动公交全覆盖等措施。然而,信息公开的缺位与迟缓,让政府工作陷入被动。有足够的信息表明,这本该是一起可以避免的环境危机事件。作为一个北方典型资源型城市,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并不是突然爆发的。监测数据表明,2016年12月临汾市区二氧化硫浓度就已经超标了4.8倍。此前,环保部督查组和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组都曾给予提示和通报。如果当地能充分重视,把工作做到前面,做好应急预案,及时解疑释惑,提醒居民做好健康防护,即便污染一时难以化解,也不至于因为沉默失语而成为众矢之的。环境质量涉及公众切身利益,信息公开透明至关重要。很多时候,公众焦虑的不仅是污染本身,还担心有关方面应对能否及时、有效。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部门要做环境问题的“第一知情人”,及时化解公众疑虑。

近日,山西省临汾市频现超高浓度二氧化硫污染事件,二氧化硫浓度多次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临汾市环保局则对外称,二氧化硫70%来自居民散煤燃烧。

据媒体报道,近日山西临汾频现超高浓度二氧化硫污染事件,经环保部与山西省政府联合派出专家组调查后发现,临汾二氧化硫居高不下存在五大原因,其中包括临汾市区86台130蒸吨燃煤锅炉基本上无脱硫措施,东城集中供热脱硫装置形同虚设等。而此前临汾市环保局则对外宣称,该市二氧化硫70%来自居民散煤燃烧。

近日,山西省环保厅对外发布称,经过环保部与山西省政府联合派出专家组调查后发现,临汾二氧化硫居高不下存在五大原因,其中包括临汾市区86台130蒸吨燃煤锅炉基本上无脱硫措施;东城集中供热没有安装在线监测,脱硫装置形同虚设,厂区面貌脏乱,管理措施不到位等。

污染的源头何在,对于治理污染至关重要。而对于这一核心问题,各方的不同看法乃至质疑,暴露出不小的问题。二氧化硫浓度频频“破千”,老百姓很不满意,对于当地政府而言,想必压力不小。所以一开始,当地环保部门就将居民散煤燃烧列为污染主因,相关负责人解释监测范围,试图提供有说服力的证据。然而,权威专家组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临汾市对二氧化硫卫生防护预报、宣传不够,预案中没有专门针对二氧化硫的预警措施,没有对群众应对二氧化硫超标问题进行重点宣传和专门预报提醒”。看来,问题不是没有,但是要让地方政府部门主动承认问题,发现问题的症结,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浓度超标五大原因

承认问题需要勇气,更需要担当。将污染的主要原因推给“居民散煤燃烧”,企业污染就得以暗度陈仓。这其中,想必当地政府也有苦衷,为何?对于当地来说,企业是纳税大户,企业不能生产,纳税就受影响。所以,在问题面前,尽管痛在心里,但也难免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在污染来源这一核心问题上“顾左右而言他”,暴露出一些地方政府在治理污染的决策上不坚决、不较真。显而易见,不抓住问题的核心,问题就得不到解决。

15日,山西省环保厅对外发布称,环保部和山西省联合专家组经过三天的调查分析,已经初步确定了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超标的五大原因:

治理空气污染靠的是真抓实干,有时候甚至需要搭上真金白银地干。如果见不到成效,那么说得再多也不过是“花拳绣腿”。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是顾念民生重要,还是盲目发展重要?是一时痛快重要,还是可持续发展重要?这是一道考题,检验地方政府为政的本色。尽管难免有本位主义,但地方政府更应该意识到,牺牲环境取得再大的发展,那也是本末倒置。唯有真正树立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才能在新一轮经济结构升级中找准着力点,找到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支点,从而更好地回应社会关切,增加民生福祉。

一是煤炭消费量大。2013年~2016年临汾全市煤炭消耗量由3000万吨增长到3660万吨,其中,炼焦用煤所占比重较高,占65.3%,其次为发电用煤970万吨,占26.5%。

新的调查结论也表明,治理空气污染仅仅依靠地方政府自觉是行不通的。所以,必须要有在上级部门指导下的科学检测、措施应对和督办问责。以及时、准确、权威的调查监测督促地方政府履行职责,是治理空气污染的重要方法。对于不履行职责的地方政府必须及时督办、严肃问责,对成效明显的也要有相应的激励机制,唯其如此,治理空气污染才不会成为一纸空文、一句空话,才能见到实实在在的成效。

二是居民散煤燃烧排放加剧了冬季二氧化硫污染。据初步测算,临汾市沿汾河平川六县市冬季采暖燃煤全年二氧化硫排放量约为3.8万吨,占全年二氧化硫排放量的45%,冬季进入采暖季,比重更为突出,占比高达70%左右,其中,除热电联产外的供热锅炉排放占到了生活源的13%。

三是推广使用洁净焦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尽管市区推广使用了洁净焦,但由于洁净焦燃点高、不易封火等特点,有些群众对配送的洁净焦弃而不用,有的把洁净焦和劣质煤掺着烧,更有少部分洁净焦含硫指标不合格,市区及周边居民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硫量仍然较大。

四是燃煤供热锅炉、清洁能源改造滞后。市区目前仍有86台130蒸吨燃煤锅炉,基本上无脱硫措施,尽管采取了燃用洁净焦二氧化硫排放量依然很大,对市区二氧化硫指数有直接影响。

五是东城集中供热没有安装在线监测,脱硫装置形同虚设,厂区面貌脏乱,管理措施不到位。

针对以上原因,山西省环保厅认为,临汾市在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中特别是控制二氧化硫工作上,存在着突出的问题。

随后记者针对上述问题,向临汾市环保局询问“86台锅炉是工业生产使用还是居民供暖使用?”以及“集中供热为何没有根据国家相关法规安装在线监测?”等问题,但均未得到回复。

“70%来源民用散煤”说法被质疑

此前,临汾市环保局副局长张文清曾表示,临汾70%的二氧化硫归结为居民燃用散煤。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博士后李汀表示,通过极端情况测算,即假设居民散烧煤产生的二氧化硫完全释放,同时假设工业用煤为含硫量最低的洁净焦,如此计算的结果,居民也不可能承担70%之多。

面对质疑,1月14日,张文清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外界对公布的临汾市区的概念不同。他的市区概念是指外环线以内的155平方公里,“这里面一个企业都没有,所以说70%。”

张文清表示,该数据经过了环保部和山西省专家组的测算。但环保部专家组负责人柴发合向媒体否认了这一说法。柴发合透露,这一结论是临汾当地自算的。

一位临汾市环保局工作人员也表示,临汾周边有山西同世达、山西海姿等焦化企业。“大企业如果没做好排污,排量能超过成千上万户居民燃煤的量,所以不能说70%来自居民散煤燃烧。”

数据“过山车”被质疑

1月4日以来,临汾市二氧化硫浓度多次“破千”。

值得注意的是,临汾市南机场和工商学校监测点的二氧化硫“破千”之后往往出现“暴跌”,因此有人质疑数据有假。

对此,临汾市环保局副局长张文清表示不可能,“如果作假,我们为什么还让它超过1000?”至于暴跌原因,张文清说,“这里面有个特殊的东西,我们还没有找到。”

据介绍,1月14日当晚,临汾市一位常务副市长紧急召开会议,安排部署十几支队伍连夜检查,副市长亲自赶到工商学校进行视察。

“也许一个烤红薯的收摊的时候,一股烟过去,因为在线监控探测头非常敏感。”张文清说,工商学校附近露天摊点较多。

张文清还分析了临汾南机场监测点二氧化硫浓度超标原因。他说,该监测点被3个城中村包围,这3个城中村目前大部分还是靠散煤燃烧取暖。虽然政府向村民发放了洁净焦,但是仍有村民偷偷使用烟煤。

– 关注

当地无二氧化硫专门预警

专家组指出,临汾市对二氧化硫卫生防护预报、宣传不够,去年11月份以来,分别发布蓝色、黄色、橙色、红色等预警15次,预案中没有专门针对二氧化硫的预警措施,没有对群众应对二氧化硫超标问题进行重点宣传和专门预报提醒。

专家组建议,临汾大气污染防治和控制二氧化硫工作要紧紧抓住控制用煤总量、突出散煤整治、强化工业污染防治,铁腕治污、加强环境监管、加大宣传教育等工作重点,积极采取针对性措施,迅速把市区二氧化硫浓度降到可控范围,保证群众身体健康。

– 链接

海姿焦化有限公司曾被处罚

记者通过东城供热员工获知,省环保厅公开的第5个原因中,涉及的东城集中供热项目即为临汾海姿供气供热公司(以下简称“海姿供热公司”)。临汾市一名政府工作人员表示,海姿供热公司是临汾市两大供热公司之一。

“东城集中供热人两部分,东城赵下村有个供热站直接供热;河西录井村有个电厂。”上述东城供热员工表示。

12月5日,山西省环保厅曾在官方网站通报,海姿供热公司的母公司,山西海姿焦化有限公司污染源废气在线监控设施未验收。其生产区大门西侧洗煤矸石大量堆积,部分未苫盖,出入拉焦车辆无苫盖,对其处罚5万元。同时,该通报还显示,该公司已完成污染源废气在线监控设施调试工作,预计在12月20日前完成验收。

但近日,环保部专家组前去调研,该公司所属的东城电热又被查出污染问题。

网站地图xml地图